沙涌鳌鱼舞 传承六百年

编辑:小豹子/2018-08-14 16:47

  

  ▲幸泽良向记者演示如何舞鳌鱼。

  大洋网讯 大嘴利齿,嘴旁有鳃;头顶有角,龙首鱼尾,这个“四不像”有个好听的名字——“鳌鱼”,它所衍生出的舞蹈就是鳌鱼舞,属岭南传统舞蹈之一。

  在番禺区大龙街沙涌村,逢年过节最常看到的不是舞狮、舞龙,而是戏台上的鳌鱼舞。沙涌鳌鱼舞起源于一个美丽的神话传说,至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新中国成立前,就有鳌鱼会,1954年,沙涌鳌鱼舞经番禺文化馆收集、整理、加工,搬上舞台,一直跳到今天。沙涌人还将鳌鱼雕刻在祠堂的大门、斗拱、木梁上,鳌鱼被视为镇村之宝。

  这个已在沙涌村跳了600余年的古老舞蹈有着怎样的故事?又该如何传承下去?近日,记者深入沙涌村,采访了沙涌鳌鱼舞传承人幸泽良。

  缘分:状元扮演者成鳌鱼舞传承人

  如今,在沙涌村说起鳌鱼舞传承,村民都会提到幸泽良,他擅长表演,又会鳌鱼扎作。2014年,他正式接棒传承鳌鱼舞。

  今年60岁的幸泽良告诉记者,自己曾是鳌鱼舞中状元的扮演者,“演了几十年鳌鱼舞,已深深爱上了鳌鱼这可爱的形象。”

  据介绍,鳌鱼舞表演分三个角色,两个表演鳌鱼,一雄一雌,另一个表演文魁星,先扮书生,后扮状元。三舞者配合踏着锣鼓伴奏,表演书生遇难、落海获救;鳌鱼出洞戏水、擦鳞、擦角、出游、食茜草、双鱼、散春;状元酬劳恩公,为鳌鱼簪花披彩、齐跃龙门、独占鳌头的情节。

  1957年8月,幸泽良在番禺沙涌乡出生。13岁开始就跟随兄长幸大九学习鳌鱼舞步法,幸大九是沙涌村新中国成立后主要的表演者、传承者、组织者。1977年开始,幸泽良就已担任沙涌鳌鱼队表演的主力;1985年,他又学习扎作鳌鱼,成为为数不多掌握鳌鱼舞全套技艺精髓的鳌鱼舞艺人。

  在沙涌小学鳌鱼舞工作室,摆放着数十只大小不一、色彩艳丽的鳌鱼。幸泽良说,沙涌的鳌鱼与其他地方的鳌鱼不同,头像极威武的龙,双目圆瞪,大张着嘴巴,威风凛凛。鱼身圆润,凹凸有致,排列着层层有序的鱼鳞,再加上绒球闪片等装饰,颇有民间圣物的神态,被沙涌村民认为是镇村之宝。

  “这里最老的鳌鱼有40多年历史了,是村里老师傅做的。”在工作室一角,记者见到了几个特大号鳌鱼,鳌鱼的眼睛上还装了两盏大灯。

  “现在,沙涌村会扎作鳌鱼的人不多了,也就两三人。”幸泽良说,沙涌村鳌鱼历来都是村民自己扎作,雄鳌鱼是葵扇尾,鱼身红色为主,带金鳞呈热色调;雌鱼是芙蓉尾,鱼身蓝绿为主,带银鳞呈冷色调。

  鳌鱼该怎样舞呢?幸泽良向记者演示,他将身体套入鳌鱼道具中,用双肩承托鱼身,双手托把手,鱼身下边围系一圈绸裙。通过鱼口可以看到外面,并用肩、背、肘、手等部位操纵鱼口开合及鱼身高扬、低俯、左摆、右摇等动作,这样就可以跳出生动绚丽的舞姿。

  

  ▲幸泽良不仅擅长表演鳌鱼舞,也会鳌鱼扎作。

  演变:融入广东音乐 登上世界舞台

  沙涌村世代相沿的“鳌鱼会”,至今约有600多年历史了。新中国成立前,每逢舞鳌鱼出会,在外打工的村民都回乡参加活动。出会巡游在晚上,由大文锣、罗伞、头牌、大丹旗开路,跟着就是鳌鱼了。

  “以前鳌鱼只有一雌一雄两条对舞,现在可以十条共舞,既可作有故事内容的舞台演出,又可作广场及游行式表演。”幸泽良告诉记者,鳌鱼舞从最初状态到登上舞台,经历了很长时间,也倾注了番禺区很多文化人的心血。

  沙涌村相关人员介绍,鳌鱼会在抗日战争期间和战后停止活动。1954年,沙涌鳌鱼舞经由当时番禺县文化馆收集、整理、加工,把鳌鱼表演中的出洞、吸茜、跳龙门等一系列动作提炼美化,推荐登上了舞台。

  1965年后又中断,1985年再次恢复,鳌鱼舞再经文化馆整理,将涂黑脸的魁星改为英俊小生,红袍乌纱,状元装扮。舞蹈开头增加了书生遇难、落海获救的情节;终场前加上状元酬恩,为鳌鱼簪花披彩、齐跃龙门、独占鳌头的情节。鳌鱼舞的整个故事完整、感人,成为适合舞台表演的舞蹈。

  “现在的鳌鱼舞表演形式,较传统鳌鱼舞故事性更强,成为一个完整的舞台表演舞蹈。”幸泽良说,近年来,文化部门又多次对鳌鱼舞进行再挖掘、深化、加工、提炼和创新,现在各种节日庆典都能看到鳌鱼舞的表演,鳌鱼会也不定期举行。

  2000年,沙涌村凭借鳌鱼舞蹈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2007年被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2009年荣获广东省第二届岭南舞蹈大赛非专业组表演银奖;2010年荣获第九届中国民间艺术节金奖。

  近年来,鳌鱼舞多次参加市、省、国家、国际比赛和公益演出40多场次,屡获殊荣。特别是在九艺节“大地情深”群星奖广场舞决赛展演、亚运会开幕式珠江巡游、韩国世博会、第九届中国民间艺术节暨第十一届山花奖·民间广场歌舞评奖、广东省旅游文化节等大型活动上的精彩演出,将岭南传统文化发挥得淋漓尽致。

  

  ▲幸泽良不仅擅长表演鳌鱼舞,也会鳌鱼扎作。

  工艺:让鳌鱼从50斤减负至15斤

  沙涌鳌鱼舞多次走上国内、国际大舞台,然而鳌鱼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却很少人知道,能完整扎出一只鳌鱼的人,在沙涌村仅两三人。近日,记者来到沙涌村,听幸泽良讲述鳌鱼扎作工艺。

  “扎作鳌鱼最基本的材料就是竹篾,鳌鱼整体支架就是用一条条的竹篾扎作而成的。”幸泽良拿起一只尚未完工的鳌鱼介绍扎作工艺。幸泽良说,这些竹篾必须选用起码10年以上的老茶干竹,这样开出来的竹篾才会有一定的弹性,够硬不会脆。制作一条鳌鱼,最少要使用3条5米长的茶干竹。在鳌鱼身制作中,厚杆放在最下,起支撑作用,中、薄杆则用作鱼身和其他配件,然后将竹篾扎作在一起,形成一个个网格,网格大小要均匀,同时横纵交界处用砂纸包扎,包扎平整均匀,否则会影响后面装饰鱼身时的美观,鱼身表面会不平整。

  鳌鱼基本框架完成后,接下来就是贴纸、上色、装饰。幸泽良说,第一层要贴上一层纱纸,第二层要铺上纱布或绸缎,第三层再贴上纱纸,这样才能保证在舞鳌鱼时,不会因为表演者用力过猛而把鱼身表面戳破,而且这样的三层设计,使得鱼身表面更圆滑、防水。贴完纸后,接着上一层白油作为底色,待完全风干后,就开始上色。

  幸泽良表示,一条鳌鱼上色最少10次,一次上色完全风干后再上色第二次,这样才能使鳌鱼的颜色更加光鲜艳丽。所以要完整扎作一条鳌鱼,需要10~15天的时间。“五十年前的鳌鱼至少有50斤重,只有壮年才能撑得起来举到头顶。为了让更多人参与其中,多年来,我们对鳌鱼做了改进,重量降低到15斤。”幸泽良说。

  除此之外,鳌鱼嘴里加上一层塑胶的薄渔网,可以开阔舞鱼者的视线范围。为了使效果显凤凰彩票娱乐平台(5557713.com)得更立体,在鱼舌头上装上弹簧,鱼眼睛由电筒改装而成,能发光,显得格外有神。鱼鳞上加上圆形的亮片,除了外形美观外,灯光打在鱼身上,亮片会反光,就好像整条鱼都在发光,格外引人注目。

  价值:活态的传统舞蹈与民俗学价值

  “番禺鳌鱼舞的文化遗产价值首先体现在它是一种活态的传统舞蹈艺术上,而且它还是一种具有较高艺术水平的舞蹈。”研究者黎国韬、邓淑兰指出,沙涌鳌鱼舞舞姿十分优美,舞者的舞步丰富多样,形象地刻画出鳌鱼的生活习性。此外,鳌鱼舞有完整故事情节,且道具制作工艺高超,充分体现了当地民间竹扎技艺的精巧,舞蹈音乐中锣鼓的应用,也充分体现了民间音乐的特质。

  也有研究指出,鳌鱼舞有极高的民俗学价值。首先鳌鱼作为鳌鱼神、渔民保护神,就是沿海一带渔民在生产生活中形成的早期自然崇拜的产物;其次,鳌鱼舞所表现的魁星与两鳌鱼的故事,是对祖先与家族图腾的一种附会,有很浓郁的家族信仰色彩;再次,鳌鱼舞九年出会和与此形成的“蒸尝”制度,说明鳌鱼崇拜不但是“九屯”的信仰,而且得到番禺石碁、沙湾等地民众的认同,成为共同的民间信仰。

  何为“蒸尝”制度?据了解,沙涌鳌鱼会自古形成一种“蒸尝”制度,划定某些公田、荔枝树的收入,或者募捐筹款作为鳌鱼出会的活动经费,并指定祠堂专人管理,每逢鳌鱼出会,便由其负责筹备和处理诸项事宜。如今,沙涌村鳌鱼会“蒸尝”制度已不复存在,也曾一度导致鳌鱼会中断。但是,近年来,得益于政府对于非遗项目的大力支持,鳌鱼舞重获生机。

  

  凤凰彩票网(fh643.com)

  ▲幸泽良向记者讲述鳌鱼扎作工艺。

  传承:打破只传本村男生陈规 外地仔成主力

  随着沙涌村经济发展以及人员流动,很多沙涌年轻人外出从事其他行业,这让沙涌鳌鱼舞传承面临青黄不接的难题。

  为了让鳌鱼舞传承下去,早在10多年前,鳌鱼制作和鳌鱼舞就已列入沙涌小学的教学大纲并开设兴趣班。幸泽良便是兴趣班的老师,义务教授年幼一辈跳鳌鱼舞。从制作到教学,幸泽良没有任何报酬,但他却乐在其中。

  近日,记者来到该学校操场,还未走近就听到一阵轻快的音乐声,原来有十几名学生罩着鳌鱼道具在操场上训练,幸泽良站在中间,划动手指作指挥,孩子们迈着矫健的步伐,时而高扬,时而低俯,左右摇摆身姿,跳着鳌鱼舞。

  沙涌小学校长麦维根告诉记者,沙涌小学有60%以上学生为来穗务工人员的孩子,为了让更多孩子有机会学习鳌鱼舞,学校还与村委会商量改变了鳌鱼舞只传本村男生的习俗,让所有在沙涌小学就读的学生都能学习鳌鱼舞课程。

  如今,学校有500多名学生,自愿加入校鳌鱼队且通过选拔的有50余人,他们中70%是外地人。来自广西的11岁男孩李成文刚来学校1年半就加入鳌鱼队,且成为了骨干。“刚开始练习的时候,胳膊压得有点痛,练习多了就好了。”李成文说,虽然自己是外地人,但是很喜欢鳌鱼舞表演,“与沙涌的同学一样热爱。”

  有段古:

  书生点化鳌鱼 “独占鳌头”成美谈

  沙涌村居住着江、幸、胡三姓,三姓氏均世代舞鳌鱼。据记载,三姓凤凰彩票官网(fh03.cc)原籍浙江省奉化县金鳌村,先祖于明洪武年间随南征大军来广东驻守南疆,后在番禺落户时把从原籍带来的鳌鱼崇拜和鱼灯舞发展成为鳌鱼舞与鳌鱼会。

  这在鳌鱼巡游程序中也有迹可循。每遇鳌鱼会,鳌鱼巡游队伍还必须到“九屯”(明初来此屯垦的军士所创建的九个村子)进行朝拜,所到之处,各屯都要设案、焚香、燃炮、备菜、送饼,相迎以祀。

  关于鳌鱼,番禺乡间有一个美丽的神话传说:远古的时候,金色的鲤鱼吞下海里的龙珠,变成鳌鱼。一日,一位书生上京赴考,途经“美人国”时,被一群妖女戏弄。书生为摆脱妖女的追逼逃至海边,见波浪中有两尾鳌鱼嬉游,便向它们疾声呼救,随即纵身跳入大海。鳌鱼见状,将书生背负渡海而去。后来书生考中状元,在谒见皇帝时正好站在金銮殿阶前雕刻的鳌鱼头上,于是“独占鳌头”从此传为佳话。后来书生羽化成仙,成为文魁星。为了报答鳌鱼救命之恩,重临大海,为雌雄鳌鱼簪花挂红,点化成仙。

  有研究指出,在古人眼中鳌鱼确实具有某种神异和吉祥的功能,自然会令大家对它产生崇敬。后来鳌鱼传说又与考科举、中状元等联系在一起,这就更增加了人们对它的崇拜。

  在沙涌村,鳌鱼舞主要取其“独占鳌头”的象征意义,以此为子孙功名祈福。沙涌村的民众还将鳌鱼雕刻在祠堂的大门、斗拱、木梁上,祈求风调雨顺、财丁两旺、读书上进、吉祥如意。如今,沙涌村大祠堂大门仍刻着一副对联“金鳌派远,彩笔花浓”,足以看出沙涌鳌鱼历史悠久。

  文/广报全媒体记者肖桂来

  图/广报全媒体记者黎旭阳

  策划、统筹/广报全媒体记者嵇沈玲